A+ Learning Center

Archive: May 2014

家门口有棵大樱花树,不知觉中已是满树白花。昨晚在树下挂起吊床,朦胧中安然入梦。被妻叫醒时,吊床上落花点点。 久违了!睡梦中花瓣飘落身上的日子。 在阳春的浙大,经常躺在图书馆门口的玉兰树下午睡,盛开的白花像满树的鸽子,树顶上方常常是澄澈的碧空。那时我常常会忘却压力和恐慌,安然入梦,像昨晚一样。 对过劳而又缺乏鼓励的人们,一次安息宛若一次重生。 去年炎夏,老家有人用驴队驮水泥电线杆上山,山路陡峭,酷暑难当,饮水不足,为赶工期就对驴反复催打。弟弟说,终于有一天,好几头驴都把脑袋往大石头上撞,生生撞死自己! 竭尽全力却仍被殴打,连驴都觉得生不如死。 如果能让这些驴吃饱喝足,在树底下睡一觉,它们会觉得生活美好,工作是应当的。 休息在这时是一种尊严:意味着真正应该受尊重的不是劳动成果,而是劳动者本身! 新学期转来的新生,一个来自海淀实验二小六年级,一个来自北京四中顺义分校初三。问起为何转学,原因出奇地一致:太累了!实验二小是上一年毕业班全区第一,今年还要超过去年;顺义分校是拼命地抓中考升学率,接下来好招生,于是从早上六点半到下午五点高强度地学习和体育训练。 不顾学生死活。这个初三的女孩悠悠地说。 十多天前,浙江自习时的高中生突然跳楼自杀。我才发现这女孩的话真是一针见血。 当权者们只关心学生们的学习成绩,不顾学生作为一个人的死活! 最基本的证据是:不给休息的时间。 “你们要休息,要知道我是神。” 连上帝都工作六天,休息一天。人难道比上帝更强大吗? 缺乏休息和鼓励,连成人都觉得世界漆黑一片,更何况孩子。 在这个世界上,我们太希望别人长成我们所需要的样子了,而往往忽视别人有自己的人生。他们有权利自由地存活,像任何强者一样。 在催逼声中长大的孩子,最后会成为催逼孩子的大人。 我何尝又不是一个被催逼和催逼孩子的老师! 感谢花树掩映下的休息又一次唤醒我,感谢每周三的无作业时光,感谢这个春风沉醉的夜晚,在重重雾霾后的清新里,再次发现美的目光。 孩子们,我愿意陪你们一起慢慢走,期盼和你们在落英缤纷的花树下沉沉睡去,醒来花瓣满身。 像天父一样:劳作,休息。

我们终将越过旷野 捶打记忆 在无边的寂静中遇见你 剧痛的创口会成为膝上淡淡的疤痕 风化 海蚀 像极了我无数次带血的凝望 磐石中必有道路 安息后定能远走 ——题记 五六年级上我的体育课前,新源学校会安排学生给操场浇水,这样近百人的课就不再尘土飞扬。 有一个孩子与众不同,他拿一个破了底的桶装满水,旋转身子,水从桶底离心而出,比起用勺子浇水,此法快乐而高效,水滴均匀,浇久了容易眩晕。 乐观而创意。 给新源音乐会的捐款已经有一万三千多了,另捐了四千一,给新源添了一台二手钢琴。音乐会准备今年圣诞开,由于没有钢琴老师,很好的钢琴一直闲着。 要真正帮助到别人是不容易的,直到我看见旋转浇水的孩子,那双快乐的眼睛。 “野百合也会有春天”! 不管学费一年两千还是四万,对十岁孩子来说,在操场上旋转撒水的快乐是一样的。虽然社会给他们铺就了不同的前程。 笑面艰难,风雨兼程。 不再埋怨嫌贫爱富的时代 ,就像梅花不抱怨盛开的寒冬。 只是在贫寒中成长孤单而敏感,多么渴望不计回报的扶助的手。 我高二和高三的所有费用,是我爸的一个朋友资助的,当时的我记着一笔笔细帐,明知这些钱不用还。 几十年过去了,这个快乐而眩晕的孩子,我年少的影子,在帝都荒芜地成长。 我在荒芜地守望

为了孩子的成长不计代价,不惜放下自己的尊严。 有一个天津的朋友,在家教自己的女儿七年,起因仅仅是他要求女儿晚上九点睡。在天津公立小学的六年级,学生要晚上九点睡几乎不可能。减少作业,老师不肯;“我女儿考个普通初中就好,只要她晚上能九点睡”。老师还是不肯:我们有升学指标,你女儿这样会拉班级后腿。这位父亲坚定地把女儿领回家,辞职教女儿,直到今年女儿被加尔文大学录取。 学生不属于自己,也不属于家长,学生属于学校,学生成了教育者手上的棋子。 这是我们“以人为本”的教育?! “最可怜的是我那些户口在外地的同学,他们成绩再好也报考不了北京的公立高中,报考户口所在地的高中所用的教材又不一样,最后只能考北京的职业高中。”这学期刚转来得四中顺义分校的初三女孩悠悠地说。 其实在北京上高中的外地户口的孩子,他们的悲催境遇也是如此。 我们的教育对学生的忽视和对制度的恋慕到了何等程度! “不叫我们遇见试探,救我们脱离凶恶。” 带孩子离开培养工具的教育,警醒自己不成为强权的教育者。 逃离和守望,父亲坚定的脚步和关爱的目光,教育的脊梁。 曾有个十一岁的男孩悄悄对我说:老师,你要是我爸爸该多好呀! 念及此语,感动莫名。 只是逃离公立教育后的重建是多么艰难!“五月花号”似的伤亡和勇敢。 能仰仗前行的唯有慈父的心,以及园丁般的专业果敢。 深信如此陪伴,孩子们会开自己的花,结自己的果。 终有一天,春晖下,玫瑰月季恣意开放。

昨夜阵雨,今晨艳阳,学校院墙,玫瑰月季,恣意开放。 因为去年初冬的彻底修剪,今年的花朵又多又大。 园丁的心。 修剪是为了花儿更好地开放。 老师的心本应这样。 二年级的数学课堂有点乱,我对课堂秩序敏感。板书时背后一声巨响,原来有学生翘椅子,连人带椅子跌倒在木地板上,那是一个九岁美国男孩,平时很听话。转过身来我先给他扣了一分,让他坐好,继续上课。 我看到这个男孩伏在手臂上,泪水无声地滑落。 我伤到他了:他最先需要的是受惊吓后的安慰,而我最先给的却是他家惊吓别人的惩罚。 在我转身的那一刻,我真正关心的不是他的课堂,而是我的课堂。 我马上向他道歉。 后来有学生又一次连人带椅子跌倒,我第一时间关切他有没有摔伤,安慰他,然后向全班警戒说以后谁也不许翘椅子了,跌倒的孩子笑嘻嘻地继续上课。直到现在,没有学生在数学课上跌倒在地了。

2014年5月6日   再见了,宝岛台湾,难忘的“赴台游学之旅”结束了!心中涌动的无数感慨聚焦在行李大厅拍全家福的那一刻!那个镜头下的我是最兴奋的,所谓安全第一,整个旅程数个不确定的潜在危险都平安度过,对于领队而言是最大的奖赏。感谢我们天上父亲的保守,感谢石头叔叔的参与与指导,感谢有同路人的支持,感谢一路同行的学生和家长,在相互照顾和接纳中我们彼此建立,谢谢家钰妈妈送我们的鲜花,散发馨香之气的百合花给我们的旅行添加美好的回忆,可爱的大小童鞋们,盼望在下一次旅行中还可以与你们同行!  

2014年5月5日   今天是我们环岛游的第九天了,一早就乘车出行了,目标是“集集小镇”。 集集小镇在清乾隆35年以前系属树木苍生、山野荒芜之地,台湾原住民聚居之处,至乾隆36年开始有福建漳州府人进行开垦,自此后逐渐迁入者俱增,将垦殖收获集中固定场所,做相互交易生活必须物资,所谓“集集”因而得名。「集集」位于南投县的中心地带,四面环山,自然景观秀丽,人文、历史等观光资源丰富,在日据时代为运送木柴和农粮产品而开闢的集集线铁路,更使其成为台湾中部农粮产品的集散中心,也加速了当地和浊水溪上游的发展。   我们着眼点在于历经九二一大地震的摧残,现在的集集小镇到底有怎样的变迁呢?到达地震现场还是可以看到地震带来摧毁性灾难的场景,一个叫‘武昌宫’的庙宇整座坍塌,目测地震烈度是9级,它正是建在车笼断裂带上面,在当时的惨烈现场可想而知!最具教育意义的地震教育基地—一个被地震摧毁的小学地震遗址馆周一闭馆,所以大家只能带着稍许遗憾盼望下次有机会来台湾再访此地了。   今天还有一个经典访问—南投县埔里酒厂,以杜康为酒神的地方,台湾绍兴酒在这里诞生。给你一组数字,猜猜看是什么意思(998179,7954,76269,8406,9405,7918934,191817)在照片中找答案吧!最喜欢看孩子们的创意照,你与我有同感吗?其实人生的乐趣也在其中体会。  

1 2
'